歡迎訪問中國最佳生態旅游縣-臨朐
無障礙瀏覽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專題 > 深化改革 > 他山之石

山西省長治市上黨區農村垃圾處理的探索與實踐

時間:2019-05-29

  近年來,山西省長治市上黨區按照“政府主導、社會參與、企業化運行”的指導原則,在“創新社會管理機制,倡導綠色文明生活,回歸自然生態循環,破解垃圾圍村難題”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的模式創新工作,形成了將農業(農村)廢棄物——農作物秸稈、農村綜合垃圾、人畜禽糞污、廢舊塑料薄膜、農村生活污水采取“五合一全消納”綜合處理模式,克服了原有處理技術“工藝分割、集成度低、投資效果差”的弊端,優化覆蓋區域,合理建設規模,簡化農業(農村)廢棄物收、儲、運環節;突出的“全量資源化利用”技術路線創新降低了運行成本;多項傳統技術與創新技術的集成融合實現了垃圾處理的“就地化、無害化、資源化”;設備技術的標準化、模塊化,經濟性實現了“可復制、可推廣、可持續”目標。

  長治市上黨區在模式創新工作探索中,抓住“政府立題、企業創新”這個中心環節。突破“行政主導、照搬模式”的舊思路,走出了一條因地制宜、化繁為簡、變廢為寶破解農村“垃圾圍村”的根本之路。

  2012年以來,長治市上黨區政府依托山西易通環能科技集團聯合天津大學、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等科研院校長期進行戰略合作。自主研發成功“雙循環低溫余熱發電機組”“LCO法煙氣脫硫脫硝凈化一體化技術”和“農業(農村)廢棄物資源化綜合利用五合一技術”,先后取得國家專利37項,填補了多項國內空白。在農業(農村)廢棄物資源化綜合利用方面完成了一系列關鍵技術攻關、關鍵設備開發、運行模式探索工作。

  農業(農村)廢棄物資源化綜合利用示范基地

  2016年11月20日在長治市上黨區蔭城鎮李坊村東正式開工建設“農業(農村)廢棄物資源化綜合利用五合一技術示范基地”,該基地2017年4月完工,5月投入試運行。經過多次改進和完善調試,項目于2018年初投入正式運行。項目正式投運后,上黨區蔭城鎮轄區24個行政村將全部垃圾送至示范基地,通過“垃圾分類處理生產線”“高溫快腐生物有機肥生產線”“秸稈直燃供熱/發電站”“塑料薄膜熱解裝置”實現了農業(農村)垃圾的分類處理及資源化利用。全鎮農村的生活垃圾、建筑渣土垃圾、畜禽糞污、農作物秸稈、塑料薄膜得到了根本治理。目前已累計處理垃圾4萬余噸;生產出土雜肥2.5萬余噸;生產專用有機肥5000多噸;2018年冬季采用秸稈供熱為蔭城鎮李坊、中村兩個村967戶農村居民的12萬平方米住房提供了集中供暖,消化農作物秸稈1.5萬畝;生產的土雜肥、專用有機肥經專業機構檢驗,各項指標均達到NY525標準要求。基地配套建成了20萬噸/年的農村生活污水處理站,收集管網正在規劃建設中,處理后的中水可滿足基地生產、供熱用水。

  郝家莊農村垃圾綜合處理項目

  2018年6月2日,經山西省長治市上黨區人民政府第44次常務會議決定,在長治市上黨區郝家莊鄉高村建設農村垃圾分類無害化綜合處理工程項目。該項目建設規模以覆蓋一個鄉(鎮)區域或半徑8—15公里范圍內農村垃圾總量為設計能力目標,年處理農村垃圾3萬噸,產生農家肥2萬噸,于2018年6月27日開工建設,2019年3月份進入調試運行階段。該項目在吸收上黨區蔭城鎮李坊垃圾處理中心經驗的基礎上,進行了技術升級和工藝完善。

  生物質能農村供熱項目

  2018年6月,根據“長治市上黨區2018年冬季清潔取暖實施方案”安排,山西易通集團采用自主研發的“秸稈打捆直燃鍋爐供熱/發電技術”組織實施二鎮三鄉七個村的“生物質能供暖”工程建設及運行工作。工程于2018年8月1日開工建設,在2018年11月25日前全部投入運行。共改造7個村3673戶、4所小學、幼兒園、5個農村村委辦公區、10個農村超市、醫療所,共計42萬平方米供熱面積;安裝秸稈打捆直燃鍋爐11臺(其中6噸鍋爐5臺、4噸鍋爐6臺)共計54噸,平均每噸鍋爐供暖面積7778平方米,總投資概算6500萬元。

  經過一個供暖季運行(2018年11月10日—2019年3月15日),二鎮三鄉七個村五個供熱站在四個月供暖季運行中家戶室內溫度保持在16—21℃(平房)、20—25℃(樓房),各項運行參數均達到了設計要求。

  技術創新特點

  通過技術創新帶來農村垃圾處理模式創新,克服了“大規模集中、無害化填埋、產業化分割”的現有農村垃圾處置體系的弊端,對農村垃圾的特點,結合傳統生態理念及高度系統集成的方法,形成了農業生產、農村生活中產生的廢棄物(農業生產秸稈、農村垃圾、人畜禽糞污、廢舊塑料薄膜、農村生活污水)資源化綜合利用“五合一”的“一站式”處理模式;“全量資源化利用”工藝技術設計理念,克服了垃圾處理技術“集成度低、資源化差、投資大、費用高”的弊端。在保證農村垃圾“無害化”處理的基礎上實現“資源化”(肥料、營養土、能源)“減量化”的最大化(減量90%以上)。采用自主開發的多項專利技術——“秸稈打捆直燃鍋爐技術”“低溫低壓發電技術”“24h快速發酵有機肥生產技術”“塑料無害化降解(燃燒)技術”“生物污水處理技術”開發的關鍵工藝設備進行了模塊化優化設計,針對不同區域農村垃圾的類別構成情況可以靈活選擇組合,有較好的針對性、適應性、經濟性。

  主要經濟技術指標

  覆蓋區域·人口:8—15公里半徑,2.5萬—4萬人口;

  秸稈供熱、發電系統:秸稈處理能力2萬—3萬畝,凈發電量450萬度,供暖面積15萬—20萬平方米;

  垃圾處理系統:處理能力3萬噸/年;

  有機肥料生產系統:農家肥(土雜肥)產品產量2萬噸/年,專用有機肥0.5萬噸/年(可處理人畜禽糞污2萬噸/年);

  廢舊薄膜塑料處理系統:處理能力1000噸/年;

  生活污水處理系統:處理能力10萬噸/年;

  節約填埋土地:5畝/年(按埋深10米)。技術工藝比較優勢

  資源價值最大化:每畝秸稈資源化的價值達200元以上;每噸垃圾資源化的價值達100元以上(通過精加工可達200元);實現了“全消納、零污染”垃圾全量資源化。

  環境效應最佳化:二氧化碳排放量及其他有害有毒氣體排放量可削減80%以上,相比垃圾填埋減少耕地占用且沒有二次污染風險。就近處置,日產日消,大幅減少中轉費用:在目前實現垃圾分類管理面臨困難的農村可實現垃圾“不落地”管理,不產生滲濾液、臭氣污染小、對周邊環境影響小,選址容易,大幅度減少了中轉設施投資及運轉費用。“化繁為簡”的設計理念在簡化工藝流程的同時,操作方便、用工條件低。

  投資收益最大化:投資成本低,建設投資僅需現有垃圾處理同等規模的50%左右,項目年投資綜合回報率可達到10%以上;如果建設在現有垃圾填埋場,還將帶來土地修復收益。

  項目的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

  兩個垃圾處理項目每年可生產農家肥(土雜肥)4萬噸,專用有機肥0.5萬噸。經專業機構檢測,兩種肥料的氮磷鉀含量分別為:農家肥(土雜肥):有機質:11%、N:0.45%、P2O5:0.24%、K2O:0.7%;有機肥:有機質:62%、N:2.04%、P2O5:1.57%、K2O:1.71%。可實現替代化肥施用量0.16萬噸(每噸農家肥相當于0.025噸化肥、每噸有機肥相當于0.12噸化肥)。按照每噸農家肥20元、每噸專用有機肥600元、每噸化肥4000元計算,每年可為農戶節約260萬元施肥費用。

  施用農家肥和有機肥后,耕作層土壤有機質含量增加5%,減少了化肥施用量,改善了土壤物理性狀,農產品品質得到改善,農產品價格增長1倍以上,并有效防止了養殖種植業帶來的農業面源污染,促進了農業循環,凈化了空氣和水源,保護了農業生態環境。

  采取秸稈供熱減輕農民冬季取暖負擔,按照農戶收費標準2.55元/平方米·月,供熱面積平均100平方米/戶計算,一個供暖季(120天)平均每戶1020元。如果使用燃煤取暖,按照每戶每個供暖季使用煤炭3-4.5噸(煤爐與土鍋爐差別),每噸煤炭900元計,一個供暖季平均每戶需 2700—4050元。因此,每個農戶可減少供暖費用支出1680—3030元,而且供暖質量高于自行供暖。

  采取秸稈供熱實現了禁止秸稈焚燒、大氣污染治理、清潔能源替代的有機結合,消化農作物秸稈5萬畝,節約標準煤8000余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5萬噸以上。

  經環保部門監測及第三方檢測機構檢測,鍋爐排放的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氣黑度等各項指標均優于GB132712014《鍋爐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規定的特別排放限值要求:即顆粒物≤30mg/m3,二氧化硫≤200mg/m3(實際值≤50mg/m3),氮氧化物≤200mg/m3)。

  項目可以安置農村勞動力500余人,拓寬了農村就業扶貧渠道。

  從根本上解決了農村生活環境治理、農業廢棄物處理的難題,為建設環境友好、美麗鄉村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運行模式及政策保障

  農作物秸稈處理流程。農作物秸稈——秋收結束(15天風干期后)——機械化收割打捆(鄉鎮統籌、村委安排、供熱站實施)——旋耕土地(免費旋耕換取農戶秸稈)——就地存放、分期拉運(3月初全部拉運完)——供熱站集中供熱——村委按面積收費(支付供熱站運行費用)。注:供熱站及供熱管網建設費用來源于清潔能源替代工程政府政策補貼資金。

  政策保障。政府主導規劃,統籌整合政策:上黨區政府根據區域內的農業種植規劃、養殖產業規模、農村人口分布情況,按照區域布局優化原則,合理規劃覆蓋面積,確定“處理中心”或“處理設施”的建設位置,打破農村人居環境改善工作長期實行的“多頭管理、九龍治水”的政策,統籌整合農業、農機、畜牧、水利部門的惠農資金補貼政策、環保部門的環保治理專項政策資金、清潔能源替代補貼資金等相關政府補貼政策、把旱地有機種植、土壤修復改良、增加土地肥力、化肥減量化、防止地表水地下水污染和農業(農村)廢棄物資源化利用、農村環境治理工作有機結合,充分發揮政府政策補貼投資效益最大化,扎實推進農村垃圾處理工作,破解了農村“垃圾圍村”的難題。

  以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制定垃圾處理補貼政策,保證農村垃圾處理中心“企業化運行”可持續,由于農村垃圾處理的“資源化”利用,節約了因“垃圾填埋”造成的耕地占用及污染問題。

  整合農田深耕、秸稈還田和秸稈禁燒方面的政策補貼,制定了“秸稈供熱收儲運補貼”政策,落實了禁止秸稈焚燒的法規要求,減輕了政府的管理壓力,“免費旋耕土地換秸稈”服務模式,得到村民的擁護。

  結合“北方冬季供暖清潔能源替代政策”,采取“秸稈直燃供熱”作為替代方式之一,利用國家、省、市、區的政策補貼資金建設分布式集中供熱工程,實現了秸稈“資源化”利用,在提高農村供熱質量的前提下,減輕了農戶供熱支出負擔。

  嚴格落實養殖場環評要求,實行“誰生產誰治理”、畜禽糞污“無害化”處理政策,政府建設處理設施、養殖戶負責收集運輸,既為小型養殖戶節省了糞污處理設施投資又保證了“無害化”處理,生產的生物有機肥就地銷售,推動了化肥減量化,農產品質量得到提升。

  結束語

  農村垃圾問題的處理是一項長期的戰略任務,不可能在短時間內一蹴而就。特別是近年來,隨著經濟的發展和農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農村垃圾問題愈加突出。為使農村生態環境及農民生活條件得到徹底改善,不但需要各有關部門的重視,還應盡快建立農村垃圾收集處置系統,加快環境基礎設施建設;完善管理模式和規章制度,倡導垃圾全過程管理,從源頭開始實行垃圾減量化;增強村民環保意識并自覺參與到生活垃圾的管理活動中來,做好建設美麗鄉村的環境保護工作,更好地實現農村經濟可持續發展。(趙保明)

打印】 【關閉本頁
蜘蛛侠在线客服